• 詩瓷禮品
所在位置:首頁 > 訪談 > 張寅強書畫藝術,壯潤精妙,雄奇寫真
張寅強書畫藝術,壯潤精妙,雄奇寫真
來源 : 陶衛網     閱讀 : 28486    作者 : 陶朋    2019-11-30

1.jpg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寅強老師好!每個書畫家都有自己學習的艱難歷程,您是怎么走上書畫這條道路的?
    張寅強:我們上小學三年級時,學校就安排有寫毛筆字課,十六開大字本上,每張十二個大字,字與字之間寫上小楷字。我從小就喜歡寫字課?;叵肫饋硪矎膩頉]有間斷過。繪畫是從愛看小人書開始的,因為喜歡就經常學著畫,但總覺得不滿意,這樣畫了幾十年,還是覺得不滿意,這大概就是我不斷寫畫的動力吧。
高中畢業后,在農村勞動。有天大隊通知我去縣文化館參加美術學習班,時間雖然不到一個月,但是學到了不少東西。課程安排有臨摹、寫生、創作等。每個學員都有一張結業創作。有句名言:“師父引進門,修行在個人”。我非常感謝我的第一位老師杭彥青,是他把我引進了繪畫大門,現在雖然作古,但我非常懷念他!
回想我的繪畫生涯,雖然一路艱辛,但也一路快樂。那些年真是筆不離手,兜里揣著小本子,走哪畫哪。白天要工作、勞動,晚上在燈下臨摹油畫頭像,每當完成一副作業,心情無比愉快。七十年代農村的宣傳工作抓的很緊,從辦宣傳欄、黑板報、辦展覽、到墻上刷寫大幅標語,我都盡自己最大努力做到更好,這樣很鍛煉人。使書畫,造型能力不斷提高。七九年在部隊時我已經能夠單獨完成大型展覽了,為部隊建設做出了貢獻。用心做事與隨便練習是大不一樣的。米芾練字的故事就很能說明這個問題,“當米芾借五兩紋銀買到一張紙時,一改平時不認真的習慣,紙擺在跟前卻遲遲不敢動筆,一個永字不知蘸水在桌子上寫了多少遍,并用心琢磨。三天才在上面寫了一個字,但卻與之前的字大不一樣了”,這是用心的例子,很有啟發作用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聽了您的介紹,能不能這樣理解:天道酬勤、精益求精、廢紙三千、水到渠成?
    張寅強:對,這正是我從藝之初的體悟。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那么您在學習書畫方面都遇到過什么樣的老師,他們對你的進步起到了什么作用?
    張寅強:八十年代我在千陽林業局工作,由于工作性質,我走遍了千陽的山山水水,而且工作之余有畫寫生的機會,并能觀察體悟大自然的神圣與奇特,共性與個性、博大宏闊、精微妙理。這個時期正是《森林法》頒布前后,對宣傳工作非常重視,也給我提供了學習、實踐和提高的機會。在街頭、交通要道繪制大型宣傳畫、標語牌、宣傳專欄,并定期刷新更換。
    在繪制這些宣傳畫時,加上自己的想法進行再創作,無論是社會效應還是對我個人能力的提高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    省林業廳每年還會組織幾次有繪畫專長的人員進行培訓,寫生活動。具體組織人鄭天欣老師在西安畫壇人緣很好。那些年請了好多西安的名師,每個老師都有絕活,對我的學習提高有很大的幫助。并組織到北京參觀第一屆林業美術展覽,使我大開了眼界,從此走上了主攻山水的道路。對我影響最深的有林業部宣傳司的李春海老師,他是著名畫家李可染的弟子。第一次見他畫作,感覺他用筆特靈性,中鋒側鋒、順入倒出、筆尖、毛肚、毛根,一鼓作氣。完全顛覆了我平時畫畫的理念。從此在心里種下了寫意山水畫的用筆之道。在淳化爺臺山寫生時,李老師和我們三位學員吃住在一起。既指導寫生,又關心我們生活,五月天氣麥已杏黃,下了幾天雨。山里面還很冷,李老師把自己帶的衣服,一定要分我一件穿,天晴后我要洗這件衣服,他拉住不讓洗。其畫品人品可見一斑。能得老師之言傳身教,實乃此生之幸事也。
    第二位是劉文西老師,那天講課,同來的一共四位老師。上午講課,下午其他老師都走了,唯獨劉老師留下畫示范畫,可見其人品實在不同一般。劉老師作畫嚴謹認真,一絲不茍,粗放處大刀闊斧,揮灑自如、虛實并施,待線勾完后,稍作停頓,用大筆飽蘸水分將調色盤中殘墨殘色涮洗,然后在畫面上抖筆,大大小小的墨彩點抖落滿紙。此時一位七十歲左右滿臉老年斑的老人躍然紙上,使人不由想起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的明快節奏。此時再看調色盤中,雖三張小畫已完成,卻依舊干凈,洗筆水還是透亮的一樣。劉老師把惜墨如金與揮灑自如都演繹的淋漓盡致。
    看了這兩位老師作畫,使我懂得了“可貴者膽、所要者魂”的真正含義了。
    聽王金嶺老師的講課,使我知道了中國美學的辯證關系和道家思想的應用,胡光宗老師的一本《山水畫教程》把我帶進了中國山水畫浩瀚的海洋,使我初窺古人心胸。體悟筆墨與自然之奧妙,寫實與寫真之關系。宋志賢老師對我書法的評價讓我茅塞頓開,如醍醐灌頂。
    這些年先后閱讀了中外美術史,山水畫論,中國書法史,書法精神等美學方面的書籍。特別是畫評、畫論、品鑒等方面的文章。黃賓虹,陳子莊的畫論,讓人耳目一新,經常研究會方向自明。道家,佛家學說的辨證精神,思想境界,如同共產主義信仰一樣,遁道者,自當得到道德的修煉,心靈的凈化人格的提升。其不在結果而在過程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您能夠“轉益多師,師法師心”并能真正做到身體力行,實為難得。
    張寅強:是的。他山之石,亦可攻玉。作為畫家的我們要善于學習嗎?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您經常寫生嗎?您覺得寫生與創作有什么關系嗎?
    張寅強:寫生是走向創作的必由之路,它起著記錄大自然中奇景妙境之作用,是創作的重要儲備。近三十年的毛筆寫生,既記錄了素材,又練習了筆墨,這個應該是畫家的必修課。在林業系統工作時,要經常下鄉,在山村一駐幾十天、半個月是常有的事。記得有一年十月底到十一月初這段時間,在南寨鄉工程造林工地,我們指揮部幾個人吃住都在山神廟里,工作生活環境雖然很艱苦,但每天下午天黑前兩個多小時,正好是我在周邊畫寫生的好機會。秋冬之交,連綿起伏的群山,即無夏日的浮華,又無寒冬枯萎,站在高華,一覽無余,骨骼分明,骨肉勻停,爽朗高華,確實很美。周圍既無喧囂嘈雜,又無任何干擾,純粹成了我的世界。我可以盡情與群山交流,把他們的偉岸描摹下來。到十一月初,有天下午在山頂寫生,不一會兒開始飄雪花,到后來漫天大雪,此時眼前的山梁溝壑處在一片朦朧之中。這應該是意象之美吧?黃賓虹老先生的雨打墻頭影移壁不正是如此之意境嗎?清而朦朧,渾沌卻清。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正是通過寫生您對大自然有了真真切切的感受,活活勃勃的素材,而后煥化為筆端紙面的丹青圖景,感人至深。
    張寅強:是這樣的。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近年來創作了一些主題性題材的作品,能談談您的體會嗎?
    張寅強:二〇〇八年五月,我在北京辦個展期間,奧運公園主設計師胡潔教授,看完展覽約我一起喝茶聊天,提出去奧運公園看看的建議,這也正是我的愿望。雖已戒嚴,但他有特別通行證,第二天一大早就直接帶我上仰山,居高臨下,向南眺望,奧運公園盡收眼底,鳥巢,水立方,會議中心,體育館、奧運村、萬人演藝廣場、龍頭水系,盡收眼底。北京中軸線上猶如綻放出了一朵燦爛奪目的奇異之花。這就激發了我創作奧運公園圖的想法。胡老師為我提供了平面設計圖、航拍圖及一些相關資料,并講述了他的設計思路及理念。經過研究整合從宏觀上有了初步把握,我畫了草圖,并讓朋友們提意見。大家認為細節上還有問題,然后帶著問題又第二次入園采風。鳥巢等建筑物太大,相互之間的比例關系很難把握。把這些完全弄清楚后,我開始創作,總體上是平遠構圖,以顯其深遠壯闊,大型建筑物是高遠構圖,顯其高大,這樣就避免了把“鳥巢”真畫成了鳥巢的弊病了。經三易其稿,歷時半年多時間,創作了“北京奧運公園圖”青綠巨幅山水,以表現金碧輝煌,欣欣向榮之意境。這張畫被“新華社,北京奧組委《2008奧運特刊》六張連載發表介紹,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贊譽,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《光明日報》國家重大事件報導,六、七版《山水城市 中國特色的生態城市》報道中,通版轉載《北京奧運公園圖》。十二版是《上海世博會建設特刊》報導。
    《光明日報》,“光明網”的發表影響很大,大型網站幾乎都轉發、報導了。這是我創作的第一幅主題性作品,雖然難度很大,但對我的促進提升是顯而易見的。也為我以后的主題性創作奠定了基礎。


     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經歷了大型主題性創作之后,您都有哪些感悟呢?
     張寅強:我的感觸良多,對于大型創作而言,首先格局要大,以大觀小,再而構思縝密,置陳布勢,三要情韻貫穿,以小見大。如此而行,方可彰顯寫真的“精、氣、神”。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您總結的太好了。
    新華社記者:二〇一三年寧夏自治區旅游局為您主辦過《巍巍賀蘭 張寅強中國畫展》您能談談這個展覽嗎?
    張寅強:二零零五年我應朋友之邀去寧夏采風寫生,故地重游,別有感觸,這里已不是昔日從軍時的模樣了?,F代化的都市拔地而起,期間我在一畫廊二樓作畫,有位朋友要求為他畫幅賀蘭山,我一直沒有動筆,過幾天他來取畫,得知我沒去過賀蘭山時,第二天便一起去登山。連綿起伏的賀蘭山脈,遠看和其他山沒有什么兩樣,但當深入山中,我深深被賀蘭山的風骨所傾倒,賀蘭山確實就是最好的繪畫藍本,裸露的山巖峻峭挺拔,長期經受風磨沙打的磨礪,像一位飽經風霜的老者,滿目滄桑,卻骨骼硬朗,巍然挺立,傲視蒼穹,這不正是炎黃子孫自強向上,生生不息的民族之魂嗎?我們應該為其傳神立傳。從此我下定決心,以賀蘭山作為自己創作研究的學術方向。把賀蘭山精神通過畫筆傳達給人們,使這座歷代邊塞詩人筆下的愛國名山,再放異彩。然而沒有任何現成的筆墨借鑒。只能向自然學習,寫生采風,多游多看,研究其歷史、地理。初步確定,用筆墨的豐富性,彌補少樹木,無人煙的單調缺憾。具體創作時,筆墨的勾、皴、擦、點、染,一并進行,線條要分明俊朗,又要與畫面渾然一體。當我把第一張畫好的畫貼在畫框里待干時,來畫廊的人一眼就認出“咦,這畫的是賀蘭山吧?”看來這個感覺是對的,欣然之余,吟詩提筆記“大漠巨龍賀蘭山,拔地崛起斗云天。風磨沙打傲骨在,護得塞上勝江南”。
    到二〇一三年,畫賀蘭山已經九個年頭了,每年都多次去賀蘭山采風寫生,觀察體悟,研究完善,從最初的感性認識,漸變成了理性認識,豐富筆墨語言的表現形式,使畫面虛實相生,筆跡上軟硬兼施。用硬朗表現精神,用柔傳達墨韻,使作品耐看。從而達到從寫實向寫意的轉化,使雄奇之中,不失精妙之美。
    幾年下來,創作了各類賀蘭山及寧夏自然風光的畫作數百幅。這就產生了在銀川辦畫展的想法,這個想法得到了寧夏文化旅游局的支持和幫助。畫展的成功舉辦既宣傳了寧夏的旅游文化,也使我的作品走向社會,與人們見面,被寧夏博物館、文史館、展覽館收藏,被寧夏文史研究館聘為書畫研究員。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,您能否高度概括一下賀蘭山系列創作的心得體會。
    張寅強:我覺得賀蘭山系列之后,我對“藝術與人生”,“題材與技法”,“寫實與寫真”有了更深入的認識,生活為我出新意,我為生活傳精神,寄妙理于豪情之中,出新意于法度之外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您說的太好了!
    新華社記者:您覺得畫展對于畫家有何促進作用?
    張寅強:成功畫家的一生要辦好多次展覽,辦畫展是對畫家階段性學習創作的一次回顧和檢閱。我在山東辦第一個展覽時,把展廳布置好,仔細瀏覽,什么是清氣、雅氣,通過比較你就全明白了,辦展是自己給自己挑毛病的絕佳機會,也是促進自己進步的必由之路。
    另外看展覽非常重要,特別是那些名家、大家的展覽,會讓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獲。這些年我看過齊白石老先生的專題展,吳昌碩的書畫展,八大山人的專題展,和眾多的拍賣預展。當你站在大師們的畫作前,你會弄清很多難以用文字表述清楚的問題。這對一個畫家的進步是至關重要的。都說齊白石的梅花畫的很好,當你面對梅花時,你會覺得有一種氣場,氣韻逼人,這時你才真正懂得好在何處。為什么是寫而不是畫。吳老的松樹,可謂八面出枝,看印刷品根本無此感受,篆書用筆,既不滯也不滑,遒勁之意表現的恰到好處。八大山人的用筆之少,墨氣之厚。徐渭的漬墨大寫,收放自如,都讓人如沐清風,受益良多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您對寧夏的山水情有獨鐘,我們周圍的景觀有沒有引起您創作的欲望?
    張寅強:“秦風秦韻秦之聲”,這是我零八年在北京辦展期間,看了省戲曲研究院,晉京匯演劇目改編的秦腔歌劇《楊門女將》后吟寫的,一直難以對出下聯,第二年八月在黃陵縣采風時,此時、此景、此地、此情,豁然開悟,得下聯“黃土黃河黃帝陵”這是寫陜西的,當然更要畫陜西。黃帝陵我去過四次,每次都有不一樣的感受,“森森巨柏,根深參天,身枝虬龍,蒼翠茂繁,蒼蒼橋山,奇柏上萬,呼呼濤聲,響徹霄漢,沮水環繞,眾山福參,奇異景觀,神秘莫辯”。這是我為創作的《人文初祖軒轅黃帝陵圖》寫的題畫詩的其中幾句。此圖二零一零年在省政府的四個部門和全國19個省商會聯合出版的《天下秦商》一書中雙頁發表,同年創作的巨幅《秦嶺雄風圖》被省政府收藏陳列。陜北是紅色旅游地,到處都留下革命前輩們的足跡,我去過三次,也創作過十多幅畫,我會繼續畫下去。寶雞是周秦文化的發祥地,有著燦爛的文化遺留和遺跡,有待我們去發現,去描繪。秦嶺很美,是中華民族的龍脈所在,確有大岳雄風之氣象,這些都值得我們去書寫一生。名勝不少,景點很多,只要你走進它,都有取之不盡的素材。二零一五年我和朋友一起去姜子牙釣魚臺采風旅游,深深的被那里的奇異美景所感染。寫生創作了一組畫作。當釣魚臺主任張軍岐看到后,寫了一篇文章,配上畫作,發表在旅游網上,得到了眾多好評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。您拓展了繪畫題材,做了多方面的筆墨探索,您能講講嗎?
    張寅強:我是這樣想的:人有千面,山水亦然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各處自有各處的特色,做為畫家也應該“筆墨當隨時代”,為爭做到“一景一畫”、“一畫一法”。藝術是忌諱“重復,雷同”的,我近些年也是這么做的,
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對,張老師說出了藝術創作之真諦。
    新華社記者:好多人都評價您的字畫很大氣,這點您有什么體會?
    張寅強:毛澤東主席的詩詞大氣磅礴,書法灑脫自如,因為他有一顆偉人之心胸,無私之情懷,為人民服務之豪情,這些都是無人可及的,必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和世界人類歷史的寶貴財富。我是他的鐵桿粉絲,永遠崇敬學習的榜樣,我學習詩詞就是從他的詩詞開始的。
歷代正統教育的書法都寫的很美,有一種正大氣象,是學習書法的典范。古畫論云:“取法乎上,僅得其中”,學這些最優秀的東西,才是書畫藝術發展的正道。我們必須明白應該注重學什么。
    至于畫嘛,處理位置很重要,要想大氣必須從此處下功夫,留白是一幅畫成敗的關鍵。白讓人有著無限的想象空間,道家謂陰陽相生,這是構圖要訣,黃賓虹論,畫有龍蛇,說的就是留白。潘天壽的啟承轉合是說經營位置,氣脈貫穿也是留白,所以每幅畫都要把留白經營好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已近華甲之年,對書畫家來說正是創作的好年華,您以后有何打算?
    張寅強:黃賓虹老先生有六十轉甲子之說,這是激勵自己不斷努力,我非常崇敬老人的治學之道,渾厚華滋,精微博大,筆墨精妙,需要我用畢生精力去學習、研究、體悟。
    陸儼少先生的三分讀書,三分練字,四分畫畫的治學之法,我覺得很受用,我也會堅持下去。
    甲子之年已無年輕人的狂熱,也無那么多的激情,倒是容易回憶往事,也正好靜心總結和梳理一下自己所走過的路程,一直以來,自己的書畫追求,無外乎用兩句話來總結:在壯闊之中注重精妙的營造,取雄奇之境更具真意的書寫”。我會沿著這個路子,不斷錘煉筆墨,繼續向前。

    新華社記者:張老師的藝術思想,可否總結為:“壯闊精妙,雄奇寫真”用這八個字來概括。
    張寅強:是的,你總結的很好。謝謝!


2.jpg

 

(責任編輯/王軍)


閱讀全部
开生鲜生活超市赚不赚钱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视频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天津11选5是怎么玩 正宗广东麻将推倒胡 西班牙篮球联赛 今日股票大盘上证指 大庆52麻将下载 李逵劈鱼注册送8888 打麻将真人游戏